2019年12月11日,全球化智庫(CCG)、世界教育創新峰會(World Innovation Summit for Education , 簡稱WISE)、國際教育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簡稱IIE)在CCG北京總部聯合發布《全球人才競爭:吸引國際學生的國家戰略比較》報告并舉辦高等教育國際化圓桌研討會。本研討會匯聚了來自國內外高校、教育協會等研究機構的教育專家,國際交流學者與CCG研究員,共同就報告所涉及的全球學生流動現狀,及傳統和新興國際學生接受國的高等教育國際化政策展開對比并討論,展望國際范圍內學生流動性的趨勢。


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副會長、CCG特邀高級研究員周滿生致辭


WISE研究和內容開發經理Ahmed Baghdady博士致辭


IIE東亞主任Paul Turner發布報告
 會上,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副會長、CCG特邀高級研究員周滿生與WISE研究和內容開發經理Ahmed Baghdady博士致開幕辭。IIE東亞主任Paul Turner發布了《全球人才競爭:吸引國際學生的國家戰略比較》報告(以下簡稱為“報告”)。



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副會長、CCG特邀高級研究員周滿生對與會嘉賓表示了歡迎。他認為,人才資源是中國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重要的潛在力量和后發優勢。目前,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最主要的“人才環流”接納國。然而,全球人才競爭日益激烈,中國的人口紅利逐漸消失,人才紅利的顯現增加了對人才的需求。他表示,本次由關注教育與人才國際化的CCG、WISE、IIE三方共同合作,舉辦研討會并發布報告,旨在為國際人才流動、國際化教育發展提供前瞻性的思考與建議,總結全球引才政策經驗,為中國加強教育國際化、創新人才發展模式提供建設性的方案。





清華大學教育學院高等教育研究部主任Hamish Coates,CCG研究部人才國際化組總監李慶,蔓藤教育中國區總經理李依靜,北京師范大學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院院長劉寶存,北京民辦教育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民辦教育分會副會長馬學雷,法政集團副董事長兼行政總裁潘軍,北京留學服務行業協會會長桑澎,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信息中心副研究員唐科莉,中央金融機構高級研修院前院長、外聯出國集團榮譽顧問王博之,北京華大中科信息技術研究院執行院長邢乃貴,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來華留學生辦公室主任肖蕾,北京工業大學國際化戰略校長顧問、中南民族大學國際教育學院特聘教授楊長聚,中國教育報國際教育和留學版資深編輯張東等嘉賓就高等教育國際化的發展前景,國際人才競爭力的提升方式等方面展開了深入研討。






《全球人才競爭:吸引國際學生的國家戰略比較》報告要點


當前,高等教育階段的國際學生在規模和數量上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因此,全球學生流動以及與此相關的知識和人才問題是國際討論的核心。這些議題包括:技術移民的作用;人才優勢國和劣勢國及人才流失、人才流動和人才回流影響下的人才競爭;知識無國界對科學和創新企業的重要性以及在民族主義的興起和孤立主義的潛在威脅下,對構建文化理解與對外交流的持續需求。
在對國際化教育與國際學生流動狀況持續高漲的研究熱情中,這些議題迎來了一些變化。一方面,許多新興國際學生接待國爭相搶奪國際學生資源,競爭性舉措正在塑造學生流動的新模式。另一方面,在吸引國際學生的大趨勢下,民族主義在世界各地興起,許多傳統的國際學生接待國對國際化的態度逐漸轉為保守,學生流動性也或多或少地隨國際政策的變動而改變。
鑒于國際學生和全球人才招聘不斷變化的現狀,報告深入研究了目前各種傳統和新興的留學接待國的國家戰略,通過分析這些戰略當前的成效,得出結論,并對未來國際教育的供求做出預測。報告分析結果基于由25個全球國際教育機構組成的國際教育協會的Atlas項目,各國有關國際學生招聘的政策文件以及該領域的大量研究文獻。
知識和創新驅動型經濟規模在全球范圍內不斷擴大是吸引國際學生動機之一

在國家級的高等教育政策中,吸引國際學生成為重點目標,因為國際學生既可向國家貢獻可觀的出口收入,還能填補技能缺口,抵消國內人口流失。在過去的幾年中,越來越多的國家推出了通過以較低成本來吸引全球人才的項目。報告在第一章對全球人才競爭日益激烈的境況進行了深入的回顧,將這一現象放在當前全球學生流動的大背景中,分析了各國吸引全球人才的主要動機以及當前實現這些動機的戰略。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知識和創新驅動型經濟規模在全球范圍內不斷擴大是動機之一。由此,各國紛紛轉向開發國際學生資源,建立全球人才庫,并經常從中招聘高技能的求職者。例如,為了增加國際學生的入學率,并將他們留在國內人才市場,法國和德國等西方非英語國家以及中國、馬來西亞和俄羅斯等新興經濟體都已經開始頒布政策。
 
傳統國際學生接待國對國際化的態度與人才政策趨于保守

英語國家作為最大的國際學生接待國,其中五個傳統國際學生接待國的高等教育國際學生入學人數就占據了全球總量的一半。然而,在吸引國際學生的大趨勢下,民族主義在世界各地興起,許多傳統的國際學生接待國對國際化逐漸持保守態度。2016年在英國的脫歐公投就體現了傳統國際學生接待國的轉變。這些轉變很可能會對英國的學生流動性有影響,特別是英國和歐洲大陸之間的學生流動性影響最為深刻。
同樣,盡管美國國務院集中于發展并承諾繼續擴大在美國的國際學生入學人數,但由于美國的政局轉變和一些限制移民和簽證的政策,人們開始質疑其是否會降低美國對高等教育國際學生的吸引力。雖然就國際政策的改變對學生流動性的影響這一問題做出準確的結論仍需時間和新的學生注冊數據,但有初步跡象表明,這些政策變化正在對兩類國際學生接待國產生影響,一類是政策對吸引國際學生愈發重視的國家,另一類是政策對國際學生較為不友好的國家。加拿大國際入學率的顯著上升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其入學率的上升得益于改革后更加自由的國際化政策,以及相對于其他國家,學生更傾向于選擇加拿大。
報告的第二章關注了七個傳統國際學生接待國的國際學生政策。通過分析包括英國、美國、加拿大在內的七個傳統接待國的招生戰略、市場活動和目標(如有)以及國際學生招生趨勢,進行案例研究。
新興國際學生接待國在提升國際人才競爭力
報告的第三章選擇了一些新興留學目的地,并進行了與第二章相似的案例研究。其中,報告對中國的國際學生政策進行了分析。到2020年,中國將有望接待50萬國際學生(現已趨近于這一目標)。實習、順利獲得居留許可和畢業后留在中國工作的各種項目讓國際學生受益頗深。并且,中國為學習高科技和電子商務專業的國際學生創造機會,使他們能從學校輕松過渡到勞動力市場,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多個城市為解決當地的技能差距,都制定了相關政策。這些政策的發展還影響了別的國家,例如歐洲的Erasmus項目,它所出臺的提供實習制和學徒制的長期交換項目就體現了當今對就業能力的日益增長的需求。
國際學生流動性正受到國家人才政策的影響
在一定程度上,政策對吸引國際學生愈發重視的國家,和政策對國際學生較為不友好的國家都體現了國際政策的變化對學生流動性的影響。報告的第四章將這些國家級層面的措施與當前影響學生流動格局的社會人口和政治因素聯系起來,包括愈發重要的鼓勵技術移民的政策,或為了尋求更好的就業機會而流向他國的高學歷和高技術移民。本章還評估了國際學生成長的未來前景,并從當前的分析和報告中總結了十項要點。
報告從四個章節出發,關注全球人才競爭現狀,探索全球人才政策動機,比較分析傳統與新興國際學生接待國的人才策略,拓展國際學生流動性的趨勢,旨在為各國提高國際人才競爭力,制定相應政策提供參考。
CCG作為中國領先的國際化智庫,自成立以來,持續致力于人才政策研究和創新, 在人才國際化、國際人才流動等領域取得了豐碩的研究成果。從2012年起,中國社科院社科文獻出版社出版的CCG國際人才藍皮書系列叢書:《中國留學發展報告》、《中國國際移民報告》、《中國區域人才競爭力報告》等,填補了中國國際人才研究領域的空白。同時,CCG通過舉辦一年一度的“中國留學人員創新創業論壇暨歐美同學會北京論壇”及一系列主題研討會,前瞻國際人才發展新契機,匯聚海內外各界專家學者,為中國人才國際化創新發展、人才培養創新機制與政策的交流提供了思想碰撞、交流溝通的國際平臺。2018年3月,國家移民管理局正式成立,CCG持續十年呼吁組建移民管理局,政策推動成果落地,業已成為社會智庫影響和推動國家政策的經典案例。
世界教育創新峰會(World Innovation Summit for Education , 簡稱WISE)是一個為激發創新思維、辯論和行動而創辦的國際性、跨領域平臺,旨在為構筑教育未來做出貢獻。通過兩年一度的峰會、地區論壇和一系列全年項目,WISE為教育新方法提供了全球范例,促進了創新與合作。峰會秉承其理念:創新能夠對教育做出積極的貢獻。
國際教育協會(IIE)于1919年成立,IIE的愿景是建立一個和平、公平的世界,通過國際思想交流和增進人民與文化之間的理解,使世界更加豐富。它的使命是幫助人們和組織利用國際教育的力量在當今相互關聯的世界中持續發展。


專家觀點


想要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