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澳洲森林大火持續燃燒,生態系統遭到嚴重破壞。火災專家認為,火災和全球氣候變暖是相吻合的。而事實上,在過去的一年中,全球極端天氣接連不斷,歐洲經歷了史上最強“熱浪”、龍卷風、颶風以及亞馬遜森林大火等……全球氣候和環境治理正面臨著嚴峻挑戰。


  2020年1月7日,由經觀傳媒、《經濟觀察報》主辦的“第九屆(2019)CSR年度盛典”在北京舉辦,來自各領域的專家學者和企業代表講述了不同的社會責任故事。全球化智庫(CCG)理事長、中國歐美同學會副會長王輝耀受邀參加會議并以“推動全球氣候和環境治理,把握國際多邊合作的重要契機”為主題發表演講。





  王輝耀博士指出,近年來,中國在氣候和環境治理方面成果顯著,為其他國家提供了許多可借鑒的經驗。未來,中國還將對全球碳交易市場機制的健全與合作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此外,國際治理體系理應變革和完善,需要多邊主義,而中國一直是多邊主義的堅定支持者與踐行者。未來,中國將會積極發揮大國作用,履行更多的大國責任和義務,與世界各國一道維護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可持續發展。



以下為演講原文:




  全球氣候和環境問題日益顯著,氣候變暖、臭氧層空洞、海洋微塑料污染、生物多樣性受損等全球性問題對全人類的可持續發展都提出了嚴峻挑戰。在過去的一年中,全球極端天氣接連不斷,龍卷風、颶風襲擊了世界多地,歐洲經歷了史上最強“熱浪”,還有亞馬遜森林大火、澳洲森林大火等等。全球氣候和環境問題是天然的全球性問題,只有各國合作才能解決這些難題。


  然而面對這些自然的悲劇,國際社會的態度卻不盡相同。


  我們首先看到的是世界第一大國--美國退出了《巴黎協定》,這意味著全球氣候和環境治理將缺少領導力。其次,留在《巴黎協定》中的其他成員國也缺乏合作動力--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仍在關鍵議題上存在較大分歧。上個月,第25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馬德里會議超時兩天落幕也未能達成實質性談判結果。盡管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和大會主席、智利環境部長卡羅琳娜?施密特在發言中多次敦促各國盡快完成《巴黎協定》第六條的談判,但各國代表也未能達成共識,這嚴重打擊了各國進行合作的信心與雄心。





  但是,我們也能看到推動全球氣候和環境治理發展的積極力量仍然存在,中國就是其中之一。


  近年來,中國在氣候和環境治理方面成果顯著,為發展中國家平衡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提供了許多可借鑒的經驗。2017年,中國提前三年超額完成了在2009年哥本哈根氣候大會上許諾到2020年單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要比2005年下降40%-45%的目標。其中,首都北京的大氣污染治理成果最為突出。曾經一度“談霾色變”的北京在過去幾年中通過加大防治力度、創新治理措施,取得了明顯效果。自2013年以來,北京全市共淘汰4萬蒸噸燃煤鍋爐、實施5.2萬蒸噸燃汽鍋爐低氮改造、報廢轉出老舊機動車221.4萬輛、累計推廣20余萬輛新能源汽車……2018年,北京PM2.5年均濃度為51微克/立方米,較2013年下降42.7%。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報告稱,北京的大氣污染防治方式對其他面臨相似問題的城市具有極高的參考價值。


  除了對大氣污染物排放的治理外,中國在沙漠治理方面也有著重要的貢獻。今年年初,波士頓大學發布研究報告,報告顯示中國對世界綠化面積凈增長貢獻率超過25%。毛烏素沙漠從流沙重新成為綠洲,而曾經黃沙漫漫、寸草不生的庫布其沙漠成為中國綠色發展“名片”。庫布齊沙漠的治理綠化面積達治理綠化沙漠面積6000多平方公里,固碳1540萬噸,涵養水源 243.76億立方米,釋放氧氣1830萬噸,創造生態財富5000多億元,帶動10.2萬人脫貧受益。這些成就無不顯示著中國應對氣候和環境挑戰的堅定信心和強大行動力。事實上,中國在全球氣候和環境治理中的正面作用不僅局限于現有成果,還有更多的潛力正在顯現。


  未來,中國對全球碳交易市場機制的健全與合作還將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巴黎協定》第六條的實施細則談判就涉及到碳市場機制與合作。有關研究顯示,如果《巴黎協定》的第6條款有效施行,到2030年每年可為全球氣候行動節省2490億美元。中國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碳交易市場,一旦完全啟動,可覆蓋全球5%以上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將為全球溫室氣體減排和清潔能源開發等方面帶來積極影響。


  全球氣候與環境治理既關系到全人類包括中國的可持續發展,也是對其他領域的全球治理和多邊合作的推動契機。在過去的一年中,逆全球化思潮愈演愈烈,我們經歷了英國脫歐、美國退出TPP和其他國際多邊協定與組織、RCEP談判在最后階段受到阻礙、WTO核心功能爭端上訴機制陷入癱瘓等逆全球化事件。但是貿易保護主義、民粹主義、單邊主義等論調和做法并不能解決全球性問題,反而會起到反作用。中國一直是多邊主義的堅定支持者與踐行者,因此,為了實現中國自身經濟的可持續發展,也為了推動全球多邊主義合作的發展,中國可以從全球氣候和環境治理方面開始,為維護和發展全球治理體系和全球化發展發揮更多作用。


  首先,中國應加強自身氣候和環境保護與治理,將基層實踐與頂層設計保持一致。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發展理念,而這一發展理念精準地概括了生態環境保護和社會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踐行這一理念對社會經濟生產活動的各個方面都有積極意義,有助于我國實現經濟發展綠色轉型和可持續發展,從高速度邁向高質量。


  我們需要看到企業是“綠色發展”這一理念的重要踐行者。中國的經濟正在由“快”轉“優”,同時越來越多的消費者也正在接受可持續發展的綠色消費理念,因此對企業來說,進行生產的綠色轉型不僅是擔當社會責任的表現,更是順應市場發展趨勢的要求。對企業來說,淘汰污染產能、升級綠色生產線可能會在短期內造成一定的壓力,但是主動改變總是優于被動改變。沒有一家企業愿意被社會發展所淘汰。同時,中國的企業也應傳承中華民族的傳統精神“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以憂心天下的情懷結合自身能力,做出擔當和表率,服務社會,提升自己。實際上,這也是一種“共贏”。


  第二,中國在氣候問題的國際談判中可與歐盟加強合作,發揮更多推動作用。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后,中國和歐盟成為支撐這一協定的兩股主要力量。歐盟在本屆氣候大會上發布“綠色協議”,設立了到205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中國則將在2020年承辦《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正如外交部長王毅所言,氣候變化是當前最突出的全球性問題之一,也是中歐合作的亮點。因此,中歐在氣候治理方面可以進一步建立溝通與合作機制,為推進全球生態文明建設做出更多貢獻。


  第三,在履行已有國際氣候協定的同時,我們還可繼續推動綠色“一帶一路”建設,帶領“一帶一路”國家實現可持續發展。2017年5月,習近平主席在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提出建立“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環保部聯合外交部、發改委和商務部共同發布了《關于推進綠色“一帶一路”建設的指導意見》,環保部還發布了《“一帶一路”生態環境保護合作規劃》。“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向世界提供的國際公共產品,將“綠色”、“低碳”等發展理念融入其中,是中國承擔更多國際責任的具體表現。


  第四,中國應積極參與到“禁塑”國家的行列,在推動全球海洋污染多邊合作。2019年在日本大阪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通過了《大阪宣言》,G20成員國在宣言中一致通過“藍色海洋愿景”計劃,目標在2050年之前實現海洋塑料垃圾“零排放”。這一共識的達成具有歷史性意義,為全球化發展釋放出積極信號。因此,中國應積極行動,推動這一共識繼續發展。中國可在已有的“塑料袋收費”政策的基礎上,將“限塑令”從一次性塑料袋擴展到所有的一次性塑料制品,最終實現“禁塑”目標。


  此外,中國可以在海洋酸化、臭氧耗竭等其他氣候和環境治理領域進行突破。氣候和環境治理不僅限于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海洋污染、臭氧層空洞等現象也為人類發展提出挑戰。中國一方面可以在這些問題的防治上進行更多研究,另一方面還可以推動各國形成共識,建立多邊合作機制。


  第五,中國的民間力量可以從多個方面發揮作用,助力中國參與全球氣候治理。氣候和環境問題與我們每個人的生命健康都息息相關,維護生態環境不僅是政府的職責,更需要民間力量參與。智庫、民間環保組織和優秀的專業研究人員與科學家都應發揮己之所長,為中國治理本國生態環境和參與全球氣候與環境治理貢獻更多力量。


  在大國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不斷涌現今天,抓住各國在解決環境和氣候問題釋放出的多邊合作的積極信號是對抗逆全球化發展的重要突破點。氣候和環境問題關系到人類存亡,需要各國凝聚力量共同解決。中國作為國際社會中的重要成員應貢獻更多力量推動國際社會走出合作“瓶頸”,在能力范圍內承擔更多國際責任,體現大國國際擔當,與世界各國一道維護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可持續發展。






本文根據王輝耀先生在第九屆(2019)CSR年度盛典上的發言整理,未經本人審閱。


想要导航